你的位置: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6国产官方网 > 精品福利 > 搞最多的事,挨最毒的打,游戏里小丑的疯魔之路
搞最多的事,挨最毒的打,游戏里小丑的疯魔之路
发布日期:2021-10-25 07:25    点击次数:162

文字:HypnosiaVX5。

在刚刚结束的威尼斯电影节上,《小丑》获得了金狮奖!这是第一部获得如此高荣誉的超级英雄衍生电影。

影片讲述了一个超级反派的由来:《无名之辈》的主角亚瑟·弗莱克原本是一个生活拮据的喜剧演员,却被哥谭的“淳朴民风”所逼迫和压榨,最终成为了一个冷酷无情的犯罪大师——“小丑”。

该片男主角乔阿金·菲尼克斯为了这部剧特意瘦了47斤,笑呵呵全身心投入其中,被很多影评人誉为“影帝的表演”。

当然,电影《小丑》的成功也与小丑形象的巨大名气有关。作为DC世界观中蝙蝠侠的老对手,小丑们在70多年的时间里积累了人气,白脸、红唇、绿发、紫衣的形象深入人心。

人怕出名,猪怕壮,众所周知小人吃亏。做坏事的小丑不仅会成为蝙蝠侠等漫画英雄的眼中钉,还会让作为“正义伙伴”的围观群众恨得牙痒痒。所以小丑自然被放入游戏,开始接受玩家的挑战。

1. 插科打诨的像素岁月

小丑首次出现在《蝙蝠侠:披着斗篷的十字军》中是在1988年。这款横向动作游戏在Commodore 64平台上发布,之后陆续移植到DOS、Apple II、Amigo、Atari ST等平台,似乎是一次很棒的移植。

小丑是游戏中与企鹅并列的角色,供玩家选择一个来挑战。然而,无论你选择谁,水平设计似乎都是一样的。从截图来看,这款游戏中的小丑采用了燕尾服的造型,与早期的漫画和电视剧66版一致。

在这批作品中,小丑不是一个苦的精神病患者,而是一个专业的喜剧演员。例如,在下面的封面中,小丑通过制造噪音来挑战社会秩序。这真的太“恶毒”了!

游戏《斗篷战士》很快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因为蒂姆·伯顿的《蝙蝠侠》是在1989年上映的!在这部电影中,小丑由杰克·尼克尔森扮演,他擅长扮演疯子(《飞越疯人院》、《闪灵人》)。虽然他很幽默,但他更神经质。最能体现这种混搭气质的是那种能吹倒蝙蝠飞机的胯下长枪:

有爆款电影上映,游戏怎么能不蹭热点?同年,NES版的蝙蝠侠诞生了。这个横向动作游戏参考电影,把小丑设计成终极Boss,让他拿着时髦的长枪。

和这个小丑打架很难。Boss房前跳台段有一些鬼畜,会消耗大量资源;更有甚者,这个丑男人如此不讲理,竟然会招雷来“电疗”小兵!

和电影一样,游戏中的小丑也是从高处坠落而死。然而,由于NES的追赶能力,截止图片的细节模糊不清。乍一看像蝙蝠侠的铁右钩,直接把小丑吹下屋顶。既然你乱用魔法,就不要怪蝙蝠侠不道德。

蒂姆伯顿电影宇宙中的小丑很酷,但游戏中的小丑选择了骗尸和反击。在以猫女和企鹅角色为主角的《蝙蝠侠归来》上映之前,先推出了《NES蝙蝠侠:小丑的归来》,之后画质进行了升级,并移植到了SNES等较新的主持人身上。

这个死而复生的小丑,似乎向蛋头博士、威利博士等游戏行业的同行学习,学会了开飞机。他在飞野蜂的时候可以随意扔弹幕,相当的闹心。

后来《蝙蝠侠:动画系列》开始播出,并在90年代中期走红。被“天行者”马克·哈米尔配音的TAS小丑成为许多观众的童年记忆。在这一时期推出的游戏中,小丑大多以普通套路中的反派形象出现,绑架、大笑、设置炸弹和陷阱,然后玩耍和被打,工作后退休。

2。20世纪的恶意亮相【/s2/】当然,小丑不可能一直这么逗乐。1989年前后,当电影小丑和游戏小丑还沉迷于在裤裆里开枪打大枪的时候,漫画小丑早就已经在向“黑暗且深度残疾”的方向摸索了:像《致命笑话》《家族之死》这样的动画片相继上映,原本只是搞笑的小丑,逐渐开始现实化、成人化,变得越来越阴险。

时间久了,漫画创作者的前卫思想终于在动画和游戏作品中短暂出现。在2001年的3D动作游戏《蝙蝠侠:小丑归来》中,可能有游戏圈第一个因病去世的小丑。

这款游戏源自同名动画电影,剧情与原著一致:在未来的TAS世界观中,小丑早已死去,但他留下的“基因芯片”却给三代“罗宾”提姆·德雷克洗脑,使他成为新一代小丑。某种程度上,这是对漫画《家族之死》中“小丑毁罗宾”这一残酷戏剧的重新解读。

千年之交,“生物工程+编程芯片=赛博朋克夺屋”的组合太黑太硬核!

然而《未来蝙蝠侠》的“黑暗与深沉”只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电影中,后颈的电击破坏了小丑芯片;在游戏中,玩家还可以找到摆脱“精神控制”的方法。反派飞走还是理所当然的。

《未来蝙蝠侠》失败后,小丑再次成为游戏圈里的常规反派,但他的表现很差,几乎没有什么惊艳的表现。我不怪大家对犯罪不上心,但当时欧美制作组没有人能把漫画或者电影改编游戏做好。十部衍生作品中,有七部平平无奇,三部糟糕透顶,但小丑们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发挥空。

如果说现阶段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我想就是2008年的乐高蝙蝠侠:电子游戏。在这里,侧边小丑第一次成为了玩家可操作的角色,而不仅仅是受苦的沙袋。

更重要的是,乐高世界的基调轻松积极,乐高小丑的性格固定为“傻、傻、逗”。无论后来的其他小丑如何“黑且深残”,这个小丑始终可爱可亲,在后续的乐高游戏和电影中,他坚持娱乐性和搞笑性。

小丑:“我是你最强的敌人!”蝙蝠侠:“滚出去,超能力才是!”小丑:(泪流满面)

3. 在丧病之路上暴走

2008年是重要的一年。除了乐高蝙蝠侠,《真人快打大战DC宇宙》让小丑首次出现在非蝙蝠侠主题的游戏中。最重要的是,电影《黑暗骑士》上映了,希斯·莱杰小丑震惊了所有人。

导演诺兰评价这个小丑:”...一个真实可信的无政府主义者,一个毫无目的的罪犯,一个精神病患者。”[1]

希斯·莱杰的成功标志着黑暗病态的小丑形象正式入侵主流文化圈。从那以后,如果任何一个小丑被设定得没有一些复杂性,他都不好意思和同龄人打招呼。

2009年,动作游戏《蝙蝠侠:阿卡姆庇护》上映,开启了“阿卡姆系列”。一个扭曲而疯狂的小丑贯穿了整个故事线:第一部分以护送小丑开始,第二部分以小丑的死亡结束,第三部分展示了小丑死而不僵,有着广泛的遗产。

因为游戏机制,阿卡姆小丑…没那么难打。即使他通过扎针和吸毒变成了一个大肌肉男,压迫也会受到限制。实际上,这个由马克·哈米尔扮演的小丑更擅长处理各种场景、qtes和剧情中的人物:迫使蝙蝠侠回忆战友的惨死,嘲讽《游戏结束》中的玩家,制造假象,戏弄对手...

同样,由于游戏机制的原因,玩家在玩“阿卡姆”系列时,可能会在没有拿到关键道具的情况下,进入小丑等反派设置的死亡陷阱,然后被慢慢杀死。传统运气是不存在的!这无疑刷新了玩家当时对小丑恶意的认知。

另一方面,冒险游戏《蝙蝠侠:敌人》推出了一个性格复杂、立场暧昧的小丑。在这部以叙事为导向的作品中,玩家的选择决定了小丑无名氏最终会成为朋友还是敌人,是伤害一方的恶人,还是维护正义的蒙面义警。

漫画《致命笑话》已经暗示了邪恶是被现实逼出来的;《蝙蝠侠:敌人》让玩家意识到邪恶也可能来自别人卑微的决定。这样的安排无疑进一步丰富了小丑的内涵。

与此同时,小丑也出现在一系列格斗游戏中,如《真人击败DC宇宙》、《不公:神阿蒙苏斯》、《2》(不公2)、《真人快打11》等。

从故事来看,这些作品中的小丑们并没有做什么大事,巅峰时刻也是引子:他们拼了命,杀死超人女友路易·莱恩,导致超人黑化,然后牵扯出“冤家联盟”的整个故事线,为各行各业的英雄们互相争斗提供了理由。

然后来自平行世界的小丑穿越过来,愉快地加入了超级英雄、杀手忍者和外星恶魔的混乱。你觉得这个神经病为什么要和各种神仙较劲?当然是恶毒狠辣的风格!从小丑的打斗动作中,我们可以直观地感知到现代小丑的凶残和恶毒。

近日,《Live Beat 11》公布了DLC小丑形象,引起了部分粉丝的抗议。原因是新小丑看起来太过明净,与近年来现实主义、黑暗化、残酷化的潮流格格不入,有“颠倒过去”的意味。

看来,至少在真人快打玩家眼里,小丑“除非疯了,否则活不下去”。

4. 现代小丑形象何去何从?[/s2/]

回顾游戏中经典小丑形象的发展,可以发现一个规律:搞笑快乐的多彩元素越来越少,现实复杂的黑暗元素越来越多。

这和影视剧中小丑形象的演变趋势是一样的。20世纪《凯撒罗密欧》和《杰克尼克尔森》中的小丑依然可爱。2008年希斯·莱杰之后,画风急剧变化。哥谭市的卡梅隆·莫纳汉、X特遣队的贾里德·约瑟夫·勒托和今天的乔阿金·菲尼克斯都是令人生畏的恶魔。即使是像《忍者蝙蝠侠》这样的二级喜剧动画片,一部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黑化剧也应该专门安排给小丑看。

这种趋势的根源在于漫画。大概是从《致命的玩笑》和《家庭的死亡》开始,近十年来,大量的剧作家和漫画家致力于挖掘小丑形象的严肃价值。小丑一点一点地从“基于戏剧的有趣二律背反”逐渐转变为“反对社会规则的混乱符号”,开始象征着被社会压抑的冲动和破坏性欲望。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潜在的毁灭和自我毁灭的能量,它会被发泄到哪里?这可能是未来小丑作品的一个重要观点。

近两年,漫画中出现了“笑起来的蝙蝠侠”的故事线:一个蝙蝠侠被小丑侵蚀,正义致力于混乱,最聪明的头脑被最疯狂的头脑征服,从而诞生了多元宇宙中制造灾难的超级反派。

我认为这可能是目前所有小丑故事中最疯狂的一章。总有一天,当笑蝠的颠覆和混乱运用到电影和游戏中,我们会看到怎样的小丑?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苏果游戏立场。

本文属于苏果新媒体团队深度原创文章栏目。此外,我们还有原创视频节目(AB站)。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可以关注微信官方账号的“苏果游戏”和微博的@苏果游戏官方微博和@苏果娘Sonkwo。

数据源

[1]《黑暗骑士三部曲的艺术与制作》

[2]小丑维基

[3]恶棍维基

[4]真人快打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