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6国产官方网 > 精品福利 > 摆拍、作秀、玩流量:龙晶晴,乡村教育不需要你这样的人来支援
摆拍、作秀、玩流量:龙晶晴,乡村教育不需要你这样的人来支援
发布日期:2021-10-25 07:07    点击次数:199

最近有没有被一个叫龙的女生筛选过?

我在网上是这么说她的:

10年来,她覆盖了湖南、江西、贵州、陕西等地偏远山区的24所学校,帮助了2000多名山区儿童。

2018年硕士毕业后,她放弃高薪工作,成立助学服务中心,成为全职公益人士,定点帮扶8所农村学校。

每年寒暑假过后,龙晶晶都会去各大山区支教。

她在个人Tik Tok主页上介绍自己如下:“哥伦比亚大学硕士,用爱和创新支持乡村教育”。

就连《人民日报》和《四川观察》这两个顶级V,也在Tik Tok大力宣传。

曾经有一段时间,一个放弃高薪工作,为国家乡村教育做漂亮老师的海外硕士研究生,就这样出现在大众面前。

如果你相信,恭喜你!只看到表面!

是作秀?还是真实乡村支教

当龙火遍全网的时候,相信大家看到的无非就是这几种文案:

“90后长沙女孩龙晶晴,连续10年在湘西大山支教”“美女硕士连续10年支教湘西,她是我们年轻人的楷模和榜样”“连续10年参与支教,看她带着孩子们学习、跳舞的一幕幕,暖!人美心善的龙晶晴,为你点赞”……

大多数人会被“连续10年”这个关键词震惊。好家伙!一个90后女孩能连续10年在山区教书,是90后的标杆!

龙景井十年教龄,不派驻教。按照她的解释,是指捐钱捐物,成立私人非营利组织,要求大家一起做公益,甚至是教书育人。

关于“支持教育”,百度的定义分为两部分:广义的支持教育和狭义的支持教育。

其中,广义的教学是指改善当地教育环境,培养当地教师。狭义的教学是指在现场教学的行为。

龙景清的行为只能算是一种公益行为,充其量只能算是广义上的教学。

打开龙的主页,你会发现,在目前展示的94个作品中,超过95%的视频都在做一件事——打造人的设施。

我咨询过做公益的朋友:

“支持农村教育时,你会拍摄什么样的视频素材?”

我的朋友告诉我:

“我们对拍什么素材没有标准,但我们会把最真实的情况呈现给大家,比如孩子的衣食住行、生活环境以及家庭的经济状况。此外,我们会对当地的老师进行一些简单的采访,一天下来我们会很累。”

我们关注儿童(教育的主体)和教师(教育资源)。

在她的视频中,我很难看到农村教育的落后,孩子生活的困难,以及她断断续续的教学行为给了农村孩子多少帮助。

视频中,龙呈现出一张白脸淡妆的全脸。五官端正,衣着整洁,我的小妹妹想不到她会去教书。

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她的视频作品中,很多视频似乎都是专业化的(摆姿势)(拍摄)。

在她的作品中,一定有镜头使用了单反和手持稳定器,也有作品使用了无人机。这不是为了促进教学,而是为了带来一个短视频团队,打造线上名人。

Tik Tok账户里的视频是她周围形成的一个特殊的Vlog。

《北美留学生日报》曾在知乎发表过一篇文章:《欧美人的自励志愿梦:花5000元做非洲救世主》。

文章主要向我们描述了欧美发达国家的一些富人在非洲国家花钱做公益,但实际上只是自己感动,并没有真正帮助到有需要的人。

但是,文章中的图片真的让人很难想象当志愿者教学,反而像摄影课。

在一群悲惨的非洲人中,一个穿着得体、面带灿烂笑容的白人男子的合影总能让人想起殖民主义的噩梦。

回看龙的颤音视频,有没有同样的感觉,精致的妆容,一身凸显青春与美丽的西装?这不是中国版的“乡村摄影艺术”课程吗?

龙景清的教学行为就像一些明星参加综艺节目,在地里打滚几个小时,然后去农贸市场砍价,回到节目组安排的住处亲自做几道菜,然后感叹农民有多辛苦。

粉丝们很欣赏他们的动手能力,但他们不知道自己还是录制节目后活跃在媒体上的明星。

对他们来说,农村生活只是一出戏。

做公益?龙晶晴背后的善吟共益

2018年9月11日,龙回国成立好歌公益助学服务中心,注册资金3万元。该中心是一个公益社会组织。

进入好歌互惠官网,只能在数据宣传栏看到这样的图片。

这六个板块不能点,只是展示图片。

捐款没有详细的宣传,没有详细的收件人,只有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的冷数字。

这个数字有说服力吗?

早在2018年9月1日我国《慈善组织信息披露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第二条就明确规定:

“慈善组织应当依法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信息披露应当真实、完整、及时。慈善组织应当建立信息披露制度,明确信息披露的范围、方式和责任。慈善组织应当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不得以新闻发布或者广告宣传等形式替代应当履行的信息披露义务。”

并且在《办法》第三条中,明确规定了筹款和捐款的细节必须公开。

另一方面,龙的好歌和共同利益没有宣传,也没有数据。

虽然没有发现公益金的动向,但在天空调查中发现了更令人兴奋的东西。

湖南创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股东中,有一名股东叫季。他是谁?

纪是上海班轮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咨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人,担任多家公司的高管。同时,他还是湖南殷珊创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10%的股东..

冀曾被曝有不道德行为,占用某公司微信群不退群。

在留言区,不少学生还举报纪在大学期间偷税漏税。

上海班轮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微信官方账号有一条推文,名为“新媒体人!加入我们的教学吧!》(2021年4月26日推送)

本文呼吁大家参与教学。4天后,每人将获得5000元,你将成为公益大使!

四天能给这些参与教学的参与者带来什么?对乡村生活的深刻体验?4天能给山区孩子带来什么?给孩子们看看城里的大哥哥大姐姐?

同理,龙公司运营的微信官方账号里也有一个付费教育项目,不过这个项目便宜很多,只要998元。

回顾这两人的关系,纪作为股东参与了龙旗下的湖南创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0%。

参与教学的人归根结底只是韭菜,孩子只是拍照的道具,公益只是明码标价的生意!

真正支援乡村教育的老师是什么样的

回头看,除了张贵梅、谢斌荣、杨明、徐兆伟,这几年还宣传了哪些老师,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见了!那是因为中国这么大,我们找不到一个真心支持教育的乡村教师!

所以,当官方媒体树立典型的时候,词汇稀缺到只能是蒋式的“教十年”?

而所谓的教学在龙的嘴里可不仅仅是一点水。

卢安克曾在《如何在农村教书》一书中提到:

“一个随时都有可能离开学生的老师会破坏学生的所靠。如果一个老师的心情、他属不属于学生的心态一下子就变,如果学生都不知道过一下子又会是怎么样子的,学生就更找不到安全感,更没有了健康身体所需要的依靠。只带几个月的老师也差不多。平时,作为志愿者的特点也就是“短期做事”,支教只是一段最后都要结束的状态,不会是长久的。“志愿者”这种身份的帮助和伤害是一样多的,因为这种身份的短期性,志愿者就不可能把自己的命运与一个地方联系在一起。农村最需要的,其实是城市人长期的时间,是城市人的命,不是知识或方法。也可以说,我们最能帮助的做法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学生,允许学生的事情影响到我们的命运,因为起到作用的是我们作为了什么人。这样来做,多次被离开的学生才会接受我们并发生真正(永久)的改变。 只不过,这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只有与当地有了缘分的人才可能留下来,没有缘分的反而会被别的地方吸引出去,会在村里不安心。如果我们有与村里人的缘分,村里人就在吸引我们,而不在村里的时候,我们却会不安心。这种吸引是命运制定的。”

《知乎》上有一个浏览量近千万的话题:“如何看待90后海归女硕士龙晶晶连续十年在湘西山村教书?为什么有些人认不出来?”

一位自称是龙初中同学的匿名网友爆出了一个大新闻。

匿名用户提到:

“作为一名龙女士的初中同学,我必须要说两句了,她根本不是什么天使,她做的一切目的性都非常明确——成为明星,这是她从小到大的目标,所以她小时候特别哈韩,学习性感爵士,各大网络平台疯狂蹦跶。这一群乡村孩子是她获取流量的跳板,不用多说,大家看图片给人带来的感觉也知道,照片的主角是谁,学过摄影的都能了解吧。 初中时期她成绩确实毕竟一般,中考4A2B,没参加过高考。初中就读于长沙外国语学校C60班,高中就读于周南中学。这位龙小姐我实在太了解了,毕竟看她人人网、朋友圈也有十多年了,留学期间每天的生活是旅游、拍照、谈恋爱、舞会、喝酒、蹦迪,考试前就疯狂啃书。支教每年暑假去一星期。上课每天一小时,修图宣传六小时。问题是她披着善良无私的外表当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侮辱了教师这个神圣的职业,让乡村孩子更加自卑,更加感叹命运不公,确实不太好。双减政策下,每年暑假拉着人家孩子陪她补课就算了,说是为留守儿童的托管服务也说得通吧,可是人家每年待个一周就回国外享福去了,也是作秀目的明显吧。对了还补充一句,她在周南中学的贴吧里说过,去美国的飞机必须坐商务舱,不能忍受经济舱。一个天生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人,花着父母的钱毫不心疼,拿什么来和乡村孩子平等对视?”随后,另一位自称是龙初中同学的匿名网友在知乎爆料:

“说回支教这件事,本人最开始无意中看到她的视频号、再到后来看到新闻宣传、再到后来从网上查到她已荣任长沙市侨联和青年【企业家】协会的副秘书长。我突然有些恍然大悟了,这和许多年前的欧美白人富裕阶层去非洲做慈善相比,好像也看不出太多的区别了。更不必说,她成立了一家【湖南省善吟创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来做慈善了。也许已经通过家里的指点铺路,变成了一名优秀的海归青年企业家吧! 希望龙同学不忘初心,真正投下身来做慈善,善意和温暖能真正落到实处吧!”

在这两个故事的字里行间,我对龙的慈善事业感到“惊讶”。

不得不说,龙得到了很大的曝光。

我也去农村教书。让我们来看看龙的校友。

同样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的山姆·瓦尔多(中文名字叫魏)是怎么做到的?

2006年,山姆考入哥伦比亚大学,主修金融和中文,获得双学位。

2008年,山姆第一次通过短期大学项目来到中国留学,近距离体验中国文化。

2010年,山姆大学毕业,离开纽约,选择在云南临沧郧县永保镇山区任教。

在教学过程中,他发现了许多问题,其中最严重的是学生的视力问题。

孩子的父母大多在外工作,所以不能及时发现孩子的视力问题。而且在云南偏远的农村地区,没有条件给学生安排定期的视力检查。

为期两年的教学时间很快结束,但原定返回美国的萨姆决定不离开。他和另一位在云南任教的美国伙伴安德鲁·希尔曼发起了一项名为“施”的公益项目。

专门针对贫困地区农村近视学生,我们免费提供视力检查,免费提供近视眼镜。

几经周折,我最终决定采用“买一送一”的模式,在大城市卖太阳镜,为山区孩子配近视眼镜。

截至2017年5月,已为云南贫困地区150多所学校学生进行视力检查11万余次,免费发放近视眼镜1.6万余副。

一个视中国孩子近视为毕生事业的外国人是什么精神?这就是国际主义精神。

同样,来自西班牙的外教莫妮卡,自2002年初第一次来到中国,已经在四川大凉山任教10多年。

有人问她:“你会在梁山待多久?”莫妮卡回答说:“我会永远留下,直到梁山没有需要的孩子”。

写到最后:

龙最不能接受的是两点:她自己和各大官方媒体。

去农村教书本来应该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善,但是从你的视频中,我感觉不是善,而是恶!

你说你给当地孩子心理健康、心理成长、知识增长……具体提供了哪些帮助?你培养了哪些人才?

为什么总是关注自己的黄金学历、美貌和身材?如何在小空间内宣传当地的经济情况、孩子的经历以及同行业的老师?

你给这些孩子种下了梦想,却没有好好照顾他们!

你所谓的支教只是利用空的空闲时间来这里跳舞摆摆手,以此来获得流量,你在简历中增加了一些可变现的记录。

他们考不上中考,考不上大学,最后就靠一个初中或者技校的文凭,可以像你一样不参加高考就出国混文凭?像你一样,我可以通过家庭把支教变成诗和远方。

真正的教学是放弃城市的美好生活,住在农村,吃住在农村,每天和农村的孩子、同事相处。

第二,想问问各大官方媒体,你们凑在一起报道宣传捧一个靠摆姿势和流量的富家子弟网络名人,想干什么?

为什么不关注真正需要关注的群体,却在这里配合资本主义团队炒作网络名人?

不要让交通实现,南方捷径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在获得威望和权力后将成为下一个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