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6国产官方网 > 精品福利 > 改变世界的阿桑奇,美国“头号敌人”的一生
改变世界的阿桑奇,美国“头号敌人”的一生
发布日期:2021-10-25 07:13    点击次数:139
首发【人物志】

1975年夏天,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抗议英国军方在马兰加沙漠的地面上进行秘密核试验。为了收集证据,克莱尔偷偷潜入实验场,被一辆无牌汽车跟踪。

第二天早上,警察搜查了他们的住所。克莱尔四岁的儿子朱利安·阿桑奇从睡梦中醒来。从那以后,警察闯入了他的家,成了困扰他一生的噩梦。

1971年,朱利安·阿桑奇原本在澳大利亚东北海岸的汤斯维尔,但朱利安从未见过亲生父亲。他出生不到一年,母亲克莱尔就嫁给了左翼导演布雷特·阿桑奇。朱利安还从继父那里得到了阿桑奇这个名字。

他的母亲克莱尔从小就表现得叛逆。17岁时,她烧了课本,骑着摩托车离开了家。这种不羁根植于血液,流淌在阿桑奇的骨子里。他变得敏感,是非感很强,厌恶邪恶。他家乡昆士兰的直言不讳的人们,在他心里种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

八岁时,克莱尔再次离婚,和一位音乐家组成了新的家庭。然而,据报道,这位音乐家是一名狂热的邪教成员,他疯狂地将阿桑奇献给他的领袖。克莱尔不得不再次带走年轻的阿桑奇。为了躲避丈夫的追捕,母子俩躲进了西藏,四处流离失所。

十四岁时,阿桑奇已经搬了三十七次家,他的温暖、安全、尊重和接纳都随着不断的搬迁而粉碎。阿桑奇永远无法在稳定的环境中感受到世界的信任。他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外壳里,敏感而偏执。

年轻时,他不断迁徙,这使得阿桑奇无法接受正规教育。他的母亲也认为正规教育会给他的孩子灌输尊重权威的有害意识,削弱他的求知欲。

“在这个童年,大部分时间,就像汤姆·索亚一样,我有自己的马,并为自己建了一个木牌。我也去钓鱼,下了矿,钻了隧道”。

在转到其他学校,一次又一次辍学后,阿桑奇再也没有完成完整的学习,也没有拿到文凭。他只能通过自学来充实自己对知识的无尽追求。

十四岁时,一次意外的相遇改变了阿桑奇的一生。

在他的公寓对面,有一家电器商店,里面有一种叫做电脑的东西闯入了他的世界,他开始对编程着迷。01组成的代码支离破碎,却成了他施展才华的唯一寄托。

十六岁时,我妈妈给他买了一台调制解调器。阿桑奇能够敲开互联网的大门。

“第一次在我手里,我清楚地知道过去已经过去,救赎已经死亡。澳大利亚和全世界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状态了。一切都结束了”。

当时网站还不存在,但网络和电信系统已经初具规模。阿桑奇非常相信自己的智慧,只要掌握了技术,就能改变整个世界。他给自己取名为文达斯,取自古罗马诗人贺拉斯的诗,意为“高贵的谎言”。

在服务器室,在电话线上,他以门达克斯的名义飞奔、窥视、破解。

1989年,18岁的阿桑奇与16岁的女友结婚,并生下一个孩子。

1991年9月,20岁的阿桑奇入侵加拿大电信公司北电,意外发现了一个名叫NMELH1的奇怪系统。很快阿桑奇推断出N代表北电,MEL代表墨尔本,H1代表服务器1。

他设计了自己的程序,可以随意登录和注销系统。整个墨尔本的通讯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但他把破坏和盗窃视为耻辱,只是享受阅读规则的乐趣。他给在线管理员发了一条信息,“我已经接管了系统。我在这里玩得很开心。我没有做任何破坏系统的事情。相反,我在一些地方做了改进。请不要通知警方。”。

不久后,阿桑奇与“头号嫌疑人”好友Trax成立黑客组织“国际颠覆”,对美军计算机系统发起大规模攻击。

他们入侵了五角大楼空陆军第七司令部、斯坦福研究所、海军水面作战中心、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战术飞机工厂、摩托罗拉拉萨戈达德航天中心、贝尔通信研究所,并在美国国防部网络信息中心留下了一个后门程序。在阿桑奇和作家赛朴正洙合著的《地下世界》中,阿桑奇这样描述自己的信念:不要破坏你入侵的计算机系统,也不要改变那些系统。

他们的行动很快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发起了一项名为“气象行动”的关于“国际颠覆”的调查。阿桑奇的手机被窃听监控,妻子无法忍受这种生活,把他和孩子留在了一起。阿桑奇的世界只有互联网和他自己。

1991年冬天,仿佛从小就被噩梦缠身,警察闯入他家,阿桑奇被捕。他面临多达31项指控。澳大利亚警方花了长达三年的时间收集证据。

1995年5月,法院正式开庭。在法官宣布犯人站起来的那一刻,阿桑奇独自站了起来。他回忆说,那一刻,他的信仰正式诞生。由于“国际颠覆”并没有从黑客攻击中获取不当利益,而是以此为乐,阿桑奇没有被判刑,只被判赔偿7100万元。

然后他和离开他的妻子竞争儿子的抚养权。经过30多次诉讼听证会,两人于1999年达成了监护权协议。宣判当天,阿桑奇一夜之间变老了,曾经棕色的头发也变白了。

漫长的诉讼和妻子的离去,再次伤害了阿桑奇敏感的心。他远离故土来到亚洲,骑着摩托车穿越越南,在异乡思考世界的本质。

后来,他回到墨尔本,靠计算机安全技术员的收入抚养儿子。以及对他们曾经冲动的黑客行为的补偿性安慰。

他经常沉溺于对信息和自由的思考,焦虑、困惑、犹豫。在时代的转折中,他强烈感受到个人在权力面前的渺小和无能。人们认为,人类的关键斗争是个人与权力的斗争,而信息技术是充分维持自身的工具。信息被封锁成秘密,社会不再透明开放。在这样一个时代,媒体被政府压制,权力的黑暗被和平掩埋。他立志做社会的告密者,挑战那些极度隐秘和邪恶的大国监控,并通过解密信息,促使那些在不公正制度下隐藏的阴谋大白于天下。

这一天,他在博客上写道:我要把世界扔进酸里融化,只留下骨架。

2006年,维基解密在阿桑奇的墨尔本公寓正式成立。作为一名无政府主义者,阿桑奇这样描述自己的网站:“维基解密试图在大规模文件发布前成为一个不可追踪和未经审查的分享来源,目标是发挥最大的政治影响力。我们坚信,政府活动的透明度是减少腐败和建设一个更好的政府和强大的民主国家的关键。所有政府都可以从本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监督中受益。保持一个政府的诚实不仅是其人民的责任,也是其他国家人民监督其他政府的权利。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是建立这样一种全球匿名文档记录方法的时候了。

维基解密成立之初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关注。毕竟,有太多的网站自由游戏,将人权置于所有其他规则之上,维基解密只是其中之一。

2006年12月,维基解密公布了第一份文件,指出索马里反对派领导人阿维斯打算发动政变,并准备通过暗杀推翻索马里政府。维基解密第一次拍摄时震惊了世界。人们很惊讶这样一个网站能获得如此多的信息。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个网站到底想做什么。

2007年,维基泄密发布了肯尼亚前总统莫伊的腐败文件以及现任总统齐贝吉对莫伊家族的软弱和妥协。

文件显示,莫伊在执政的24年间侵吞了10亿美元的国有资产,毒枭勾结印制假钞。这一消息再次让全世界以新的眼光和耳朵看待维基解密。甚至四个月后的肯尼亚大选也受到了影响。齐贝吉的声望直线下降,他仅以2%的微弱优势当选,这几乎让他下台。

此后,维基解密失控,曝光了肯尼亚警方的腐败和杀戮,以及冰岛最大银行的内部文件,间接导致冰岛金融危机,引发全国破产,曝光了石油公司托克国际集团在非洲各地倾倒废料,严重损害当地民众健康,并与俄罗斯黑客合作,揭露了西方科学家操纵气候数据,夸大全球变暖的人为因素,从而引发气候门事件。人们开始怀疑全球变暖只是发达国家打压发展中国家的幌子。

在此期间,维基解密逐渐转向美国,这个互联网最发达、宝藏和秘密最多的国家。

很快,美国国防部向士兵发布的关于如何审判囚犯的《关塔那摩监狱管理指令手册》被曝光,引发全球抗议。一封来自美国明星政治家佩林的电子邮件爆出,显示佩林一直与主张魁北克脱离加拿大独立的加拿大独立党保持联系,这意味着美国涉嫌干涉加拿大内政。

沮丧的佩林对维基解密发起了疯狂的指控,我们应该像对待奥萨马·本·拉登一样对待阿桑奇。但阿桑奇只公开了别人发的邮件,并没有直接侵入佩林的邮箱,所以不能对他进行指控。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一事件,美国联邦调查机构开始关注阿桑奇,将他列入高度关注名单,维基百科前的资金流也被暗中监控。

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阿桑奇离开了澳大利亚,周游世界宣传他的自由分享信息的想法。在这次世界巡演中,阿桑奇的传奇经历和独处与对抗权力的形象为他赢得了无数的名气。

关于维基解密的信息越来越多,人们对维基解密的期待也越来越高。我希望这个网站能向世界展示真实的世界。

2010年3月,阿桑奇打着报道火山的幌子来到冰岛,在那里建立了一个视频网站,目的是引爆一个重磅炸弹,炸毁整个美国。

一个月后,著名的巴格达视频发布,视频中出现的所有名字都没有经过处理,没有公开。视频显示,2007年7月,一架美国阿帕奇直升机在巴格达的一次袭击中向平民开火,造成数名平民和两名记者死亡。这起悬案的原因是美军携带给记者的相机被用作武器。

就在视频发布几分钟后,阿桑奇就被半岛电视台邀请访问。世界各大媒体都报道了这一事件。这段视频在youtube上的点击率达到了700万。

这颗炸弹激怒了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这些人可以释放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他们永远不必承担任何责任。声称这段视频以观看豹子的方式看待战争。军方发言人还举行了紧急新闻发布会,称美军在伊拉克的行动没有违规行为。提供秘密信息的二等兵曼宁于5月被捕,并被判处35年监禁。《纽约每日新闻》将维基解密评为“彻底改变新闻网站”的第一名。阿桑奇本人也被称为黑客罗宾汉。然而,这一切只是开始。

2010年7月,维基解密公布了92000条关于阿富汗战争期间美军的绝密信息。这些文件披露了北约部队造成的144起滥杀和误杀平民事件,共造成195名平民死亡和174人受伤。''

10月,维基解密公布了39.2万份有关伊拉克战争的文件,其中详细记录了2004年至2009年的6年间,共有10.9万伊拉克人在战争中丧生,其中包括6.6万名平民以及美军犯下的虐囚、性侵、谋杀等罪行,引发了美国大规模的刑事调查。

11月,维基解密通过多家欧美主流媒体再次发布超过25万份美国外交文件,其中包含美国外交官对核裁军、反恐和地区冲突的直接判断。当时,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要求外交官收集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内的联合国高级官员的个人信息、生物信息和通讯信息、美国在全球的核心战略设施清单,以及美国外交官领导人的直白评论。

在文件中,普京被称为幕后的傀儡操纵者。伊朗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成为中东的希特勒。意大利总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过于自负和无能,身体和政治都很虚弱。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是一个脸皮薄的独裁者,就像一个赤裸的国王。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害怕风险,没有创意,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是一个疯狂的老人。就连他的家人和奥巴马都对欧洲没有感情,更喜欢东方而不是西方。

这份文件的曝光震惊了全世界,希拉里不得不放弃感恩节,紧急与多位外长会谈。阿桑奇也被列入了美国政府的黑名单,他想尽快摆脱这个黑名单。

阿桑奇为此做了充分的准备。从结构上看,维基解密只有5名正式员工,都是志愿者,还有9名董事会成员,只有阿桑奇透露了自己的身份。从技术上来说,作为顶级黑客的阿桑奇和他的合作伙伴确保了维基解密能够最大程度地避免审查和黑客攻击。从法律上讲,维基解密没有任何保密义务,也不进行直接黑客攻击,因此不能被起诉。此外,一旦诉讼在美国提起,维基解密公开文件的真实性就得到确认。

无奈之下,美国只能走偏了。他们要求亚马逊和艾瑞dns公司停止向维基解密服务器提供知识和域名解析服务,关闭维基解密用于接受捐赠的退款资金账户,并冻结Lasanchi瑞士银行的所有资产。

2010年8月,瑞典警方指控阿桑奇性侵,阿桑奇称这是美国的政治陷害,最终逃离德国和英国。

11月,瑞典警方再次指控阿桑奇在瑞典逗留期间性侵两名女性。应瑞典的请求,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红色通缉令。红色通缉令是国际刑警组织最高级别的通缉令。在国际刑警组织历史上,仅使用全球通缉手段逮捕涉嫌性侵犯的嫌疑人是极其罕见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阿桑奇于2010年12月在伦敦向警方自首。美国极力与这一事件保持距离,但在阿桑奇被捕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发了一封电报向他表示祝贺。

在狱中,阿桑奇声称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他莫名其妙地死在监狱里,我的战友会一次性公布我已经交给他们的机密文件,让人们看到他们用什么手段阻止这些黑幕曝光。

为了表达对阿桑奇的支持,4000多名黑客对亚马逊、万事达卡和维萨信用卡网站发起攻击。结果,它的服务器瘫痪了,瑞典政府的网站也遭到了破坏。许多崇拜者写信给阿桑奇提供资金,阿桑奇成为《时代》杂志的封面人物。一周后,阿桑奇提出保释,并被保释。

2012年,英国检察官裁定阿桑奇可以被引渡到瑞典,准备再次逮捕他。阿桑奇被迫伪装成一名信使,躲在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寻求政治庇护,并在一间18平方米的房间里未经允许开始了为期7年的旅行。

这是他的整个世界,也是他所有的自由。房间里没有围墙,只有看不见的规矩,封锁,把地面画成监狱。厄瓜多尔时任总统科雷亚承诺无限期保护他,他继续在这个房间挑战权力。

2012年,维基解密公布了全球情报公司Stratfo的机密文件,揭露了这家公司收集和向美国出售各种机密信息的真实面目。

2013年,他帮助《棱镜之门》主角斯诺登在冰岛避难。

2014年,索尼与苹果的合作协议曝光。

2015年,有爆料称美国在暗中监视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包括法国领导层讨论全球金融危机、欧盟未来、法德关系,甚至美国对法国的情报监视。

在2010年美国大选中,维基解密甚至打开了邮件门,公开了民主党内部的绝密邮件。这些邮件显示,希拉里·克林顿长期以来一直用自己的私人邮件处理公共事务,这些邮件涉及政府机密信息,暴露了民主党内部对桑德斯的打压、对特朗普的抹黑,以及希拉里·克林顿与ISIS之间的联系和设备支持。

这对民主党和希拉里来说是沉重的打击,彻底改变了大多数美国选民的态度。人们无法忍受疯狂的民主党人和希拉里,转而求助特朗普,帮助特朗普成功掌权。

虽然他身体上失去了自由,但维基解密是阿桑奇通向自由的手。然而,这一切在2017年戛然而止。

莫雷诺于2017年上台,成为厄瓜多尔新总统。竞选期间,他多次称阿桑奇为“鞋里的石头”,双方关系急转直下。厄瓜多尔多次抱怨阿桑奇在使馆的巨额开支与使馆工作人员发生矛盾,并认为阿桑奇与其他国家的不良关系影响了厄瓜多尔的外交,开始限制阿桑奇的对外网络和沟通。

2019年4月11日,厄瓜多尔正式撤销对阿桑奇的庇护,并协助英国警方将其逮捕。随后,厄瓜多尔政府剥夺了阿桑奇的公民身份。新闻视频中,阿桑奇不再像以前那样意气风发。他又老又憔悴,留着白胡子,就像年轻时被厚厚的外壳包裹着的自己。

5月1日,伦敦地方法院以阿桑奇违反保释条例为由判处其50周监禁。今年5月,瑞典宣布恢复对阿桑奇强奸案的调查。5月底,美国对阿桑奇提出17项指控,罪名是发布与反间谍活动有关的法律和泄露秘密信息。除了之前被指控阴谋从事计算机黑客活动外,阿桑奇还面临最高175年的监禁。6月,美国申请引渡阿桑奇,英国签署申请。

原定于2021年1月4日,英国伦敦中央刑事法院将对是否将阿桑奇引渡至美国做出判决。1月4日,英国法官驳回了美国引渡他的请求。

阿桑奇一生追求真正的自由,却被自由的西方世界逮捕。他本可以用自己的秘密作为筹码,换取一辈子都用不完的财富,但他却选择带着一片阳光灿烂的土地离开这个世界,这片土地在他被捕的那一天被西方世界摧毁。

有人视他为英雄,有人视他为敌人。我们不能简单地判断他是一个独自对抗世界的英雄,还是一个病态的、极端的无政府主义者。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他没有权利,没有士兵,没有官员,没有钱,但他让世界大国想摆脱它,并始终捍卫报告真相的权利。他是一个孤独的刺客,行走在现实中,在秘密和真相的赛跑中从不停止脚步。